• 华南警教中心
  • 新疆警教中心
  • 内蒙警教中心
  • 河南警教中心
  • 浙江警教中心
  • 福建警教中心
  • 青海警教中心

当前位置:首页> 教育资讯 >

文在寅的复仇

时间:2019-08-05 点击: 143 次

张紫妍出生于1982年12月。


 


在她16岁的时候,父母因车祸去世,从此和姐姐相依为命。


 


失去家庭保护的女生独自步入社会时,很容易沦为被狩猎的对象,从朝鲜大学休学后,她选择的又是灯红酒绿、龙蛇混杂的韩国娱乐圈。


 


她出道较晚,23岁才拍了第一部乐天公司(注意这家公司名)的乐高饼干广告片,反响还不错,随后能拍拍MV,演点勉强算重要的配角,最有名的角色也只是《花样男子》里负责欺凌女主角的三恶女之一的sunny。

 


这样的三流演员,随后的人生轨迹,该当是28岁后发现自己永远连二线演员都混不进去时,在某次酒会或者EMBA培训班上套到一位圈外富商(这种培训班套富商的机率最高),或者找一个有远大前程的中产阶级,抹掉过去娱乐圈或黑或灰的回忆,安安分分相夫教子。


 


张紫妍没有机会走到这一步,她签下的公司名叫The Contents,老板叫金承勋。


 


金承勋是一个恶棍。


 


她签了一份十分苛刻的合同,违约金高达10亿韩元(约600万人民币),很多年后,韩国新闻节目《Newsroom》报导说,张紫妍生前曾透露:


 


|因为不愿意一天接待十几位男客户,被金承勋关在公司殴打了几小时


 


在张紫妍之前,签过The Contents这家公司的,有两名女艺人自杀过,一位是李恩珠,一位是郑多彬(崔真实也签过The Contents,她的自杀也被怀疑跟The Contents也有一定关系)。


 


李恩珠2005年自杀,时年25岁。郑多彬2007年自杀,时年27岁。


 


张紫妍签下合同时,并不知道自己走向了地狱。


 


她很快就体会到,那些据说是“抑郁症”而自杀的前辈们都经历了什么(没有人会无缘无故抑郁)。


 


为了方便“客户”,金承勋直接将公司改造成酒店,一楼是酒吧,三楼是VIP套房,张紫妍和公司其他女艺人,在三楼的VIP套房里,被安排向无数男客人陪酒陪睡。


 


在这里,2008年8月她被逼跳上酒桌跳舞,被某报社的赵熙千一把拽下来当众猥亵(此为张紫妍同事尹智吾所述细节,后赵熙千因其妻是检察官而躲过调查),还被安排同时陪睡乐天集团董事长86岁的辛格浩和其子56岁的辛东彬,并被父子二人用酒瓶性虐待(禽兽),最多时她曾经被迫同时与4位男客陪睡,为了更好的服务客人,还被要求吃下各种不同的兴奋剂与毒品,以满足客人的特殊癖好。如果不从,就有可能被金承勋殴打。


 


据十年后韩国KBS电视台以及MBC的《PD手册》等其他韩国媒体的报道,除了上面一段提到的名字,参予张紫妍陪睡的其他重要男客有:《朝鲜日报》社长弟弟方勇勋、《朝鲜体育报》副社长、KOLON会长、《中央日报》弘报本部长、PD郑世浩、酒企真露会长朴文德、韩国某报社方正五(及此报社社长二儿子)、某国会议员、法务部高官权宰镇(至少有参予陪酒)、KBS及MBC的部分导演等,另外,三星集团女婿任佑宰(其前妻是三星集团会长李健熙的长女李富真,任佑宰最早是李富真的保镖),在张紫妍去世前一年有过35次通话记录,两人关系也不清不楚。


 


据后面警方统计,这些男性一共向张紫妍支付了60万人民币的支票。


 


据张紫妍生前向朋友哭诉说,她平均每天要陪4次客人,活得还不如一个妓女。


 


因为长期陪客,为防止张紫妍意外怀孕,也为了方便客人不用戴套,在临死前几天,她还被公司安排去做了结扎手术(我相信这是一个女性不想活下去的重要理由之一)。


 


张紫妍的人生终于崩溃。


 


在2009年3月7日中午,她还被方正五拉去陪酒,下午16时30分,不堪一次次受辱的张紫妍在京畿道盆唐家中上吊自杀身亡。


 


张紫妍在临死前写下了一份遗书,记录下了她陪睡过的30多名韩国重要政经界人士的名字。


 


但这份遗书很快被“证明”是伪造,金承勋被控“性招待”证据不足,只因施暴罪名罚款700万韩元,其他所有参予此事的韩国政经人士,没有一个人承担任何责任。


 


韩国这个国家经济结构非常特殊,是一个被财阀统治的国家(我在《朴正熙:改变韩国国运的人》里讲过朴正熙扶植各个财团成长的往事,造成了韩国今天财团的尾大不掉),三星、乐天、SK、 CJ、现代、LG在内的前十大财阀占据了韩国75%的GDP,前文提到的乐天集团父子、三星女婿等,就是韩国顶尖的一线人物,韩国的部分政坛、警察、媒体、法院等都是财阀的附庸,都靠着财阀发财,平凡的三线小演员张紫妍的死,跟过去李恩珠、郑多彬的死一样,在2009年被曝光过后,很快被抹平消失。


 


在财阀的眼里,这些小女星不过是陪酒时的玩物,死再多也掀不起什么风浪。(后面李美淑的证据更像是为了替金承勋找理由减罪,本文不采纳)


 


张紫妍在遗书里说,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他们。然而十年过去了,当年的恶人们各自安好,张紫妍的冤魂只能在京畿道的上空漂荡,无人安抚。


 


一直到历史,等来了文在寅。


 


02  卢武铉


 


张紫妍并不是第一个面对韩国财阀碾压的人。


 


前总统卢武铉经历的一切,比她要早得多。


 


我在《韩国总统为何都不能善终》这篇旧文里,曾将韩国总统历史分成三个阶段,李承晚到卢泰愚是一个阶段,金泳三与金大中是第二个阶段,卢武铉到文在寅是第三个阶段(我已经写了两篇关于韩国的长文,这里只讨论第三个阶段的政治大戏),在第三个阶段里,总统与财阀的斗争,是贯穿这段历史的主线。


 


卢武铉第一个登场。


 


卢武铉1946年出生于庆尚南道的贫农家庭,祖籍中国浙江金华东阳卢宅,据说按族谱算,是卢植的后人(族谱简直是中国人的野史,爱怎么写就怎么写,我家也有一本破破烂烂的族谱,上面也写着我是卢植的后人,不过打死我也不信的,我一直认为是祖宗们在吹牛)。


 


卢武铉家里有多穷呢?他在初中时就去勤工俭学(童工),才有机会读到高中,1963年他靠奖学生的身份考入釜山商业高等学校,白天上学,晚上又兼职打工,饥一顿饱一顿,连像样的衣服都没两件,勉勉强强读完了高中。


 


以致于他是韩国历史上,唯一仅有高中学历的总统。


 


家里穷得跟鬼一样,大学实在是没钱读了,高中毕业后他跑去一家渔网公司打工,那里工资实在低得可怜,只做了一个半月他就跑回家务农,在自家山坡上动手盖了一间破茅屋,一边四处打零工,一边自学司法知识,准备参加司法考试。


 


韩国历任总统没有比他起点更低的了,卢武铉20岁开始在人生的道路上起步时,只是一个靠打零工为生,才勉强活下来的农民。


 


卢武铉天赋一般,但非常非常有韧性,他一共参加了7次司法考试,从1966年一直考到1975年,中间当过兵,结了婚,考试连败6次,换谁这时候都得精神崩溃,以为自己就没这个命,但卢武铉同志毫不气馁,一鼓作用,终于在第7次拿下通过率仅为3%的司法职业考试。


 


他媳妇权良淑以为自己要陪着他做一辈子农妇了,每次想起这段往事,她都激动得说不出话来:


 


|通过司法考试改变了我们全家的命运。


 


1977年,卢武铉终于成为一名公务员,任大田地方法院裁判官,但国家粮他只吃了一年,第二年就转职做了律师,办了一个私人律师所。


 


4年后,在这间破破烂烂的律师事务所里,他等来了一生的知己、好兄弟、好战友文在寅同志。


 


那年是1982年,张紫妍刚刚出生。


 


文在寅比卢武铉小7岁,他跟卢武铉一样,童年时家里穷得鬼都呆不下去,他爸在战俘营做劳工,他妈推着小车在港口卖鸡蛋、送蜂窝煤,是社会底层的底层,他也去做过童工,靠兼职一路读过来,但比起考7次才通过司法考试的卢武铉,他显得聪明得多,也十分生猛,读高中时就抽烟喝酒,跟同学打架,还因此被停学过一段时间,18岁尝试考汉城大学失败,19岁顺利考上庆熙大学攻读法律(和卢武铉同专业),并拿的是全额奖学金。


 


文在寅是一位富有正义感的大好青年,他读大学时是朴瑾惠的父亲朴正熙当政,朴正熙当时在国内实行高压统治,1975年,22岁的热血青年文在寅搞了个反对朴正熙的学生运动,被学校直接开除,并被判入狱8个月。


 


刚刚被释,又被强征入伍,去当了两年特种兵,训练世常艰苦,接受跳伞训练时战友就摔死在他身边,他在军营表现非常优秀,1978年,文在寅以特战司令部第1空挺部队特战旅团陆军兵长身份退伍。当完兵回来的文在寅奔向司法考试(选择的人生道路跟卢武铉相同),那时在韩国,成为一名法官或者检查官就意味着一生衣食无忧,而他当时穷极了,只能住在免费的大兴寺里学习,考试很顺利,第一轮轻松秒过,考完第二轮,热血青年的毛病又犯了,又去参加各种针对朴正熙的运动,1980年再次入狱,他在拘留所里听到了司法第二轮通过的消息,但无法再继续参加考试,从此和梦想中的法官职位错过。